您当前的位置 :坡头农业网 > 文化 > 中国制造业告别高增长模式

中国制造业告别高增长模式



2014年第一季度,国内生产总值增长7.4%,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.7%。固定收益投资增长17.6%。虽然GDP数据高于市场预测的7.3%,但固定资产投资和工业增加值的增速均下降3.3个百分点,同比下降0.8个百分点。 2014年3月,国内生产总值同比继续下滑,采购经理人指数小幅反弹,2月仍然从50.2微弱至50.3。

经济刺激下的高增长模式正在退出

在20世纪90年代初,第一轮房地产热潮和固定资产投资在中国经济繁荣。 1993年,政府出台了宏观调控政策,机械制造业继续存在困难。但是,地方政府将地方上市配额分配给地方政府。国有企业,国有企业改制和上市成为国有机械制造业节约的重要手段;在20世纪90年代末,中国经历了产能过剩。 1999年,固定资产投资放缓。两年后,产能基本完成; 2004年年初,中国再次经历了过热的投资。 2004年第二季度,国家出台了宏观调控政策。该规定持续了一年半,经济迅速进入快速增长的通道。这一轮的减产实际上是在2009年4万亿投资开始之后开始的。如果每月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放缓,从2009年第四季度开始,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率将从开始。从现在开始已有四年多了,这些数据仍处于下行通道。对于制造业来说,这显然不是好消息,尤其是机械制造业。目前,工业企业增加了应收账款,坏账开始集中。通常会出现困难。

目前,中国仍有许多人不习惯低于GDP的8%,不到固定资产投资的20%。他们不愿意接受这些数据。越来越多的人习惯于高增长,习惯于政府的刺激。自2011年下半年以来,市场预期政策刺激措施一再失败。就像等候公共汽车的乘客一样,人们等待的时间越长,他们忍受的时间越长,他们就越愿意相信下一辆车会到达,但是这辆车并没有出现在历史经验时期。有些人选择继续等待,有些人选择其他交通工具,有些人选择往其他方向走。中国的制造业正在告别高增长和刺激政策依赖,但转型将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。 。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,投资增长的下降不是简单的周期调整,而是经济增长方式的变化。能力和重组将是一个持续的过程,中国的制造业正在告别高增长的时代。

中国制造业高增长的条件正逐渐消失

在过去的30年里,中国制造业快速增长的条件受到以下几个方面的影响:低研发成本和工业化带来的巨大市场;低劳动力成本和简单的制造能力,导致巨大的国际贸易;投资需求带来了高附加值投资回报。

首先,任何以下工业国家的学习成本都较低,其工业化时间远远低于基于原创性的工业化国家。英国首先开始工业化,经历了200多年的历史。美国和德国紧随工业化。经过100多年的发展,日本在不到100年的时间里完成了工业化进程,而韩国和中国的工业化进程进一步缩短,中国在短短30年内迅速实现了工业化。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高速增长已成为一个神话。中国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发展迅速,很快就抄袭了成熟的国外经验。

其次,中国改革开放第一阶段的经济增长是由加工贸易带来的。巨大的劳动力成本优势使劳动密集型产业迅速集中在中国,国际贸易大大推动了中国制造业的增长。

此外,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,随着房地产和汽车工业的增长,能源,资源,土地和其他资产出现了突飞猛进的增长。在这个过程中,工业企业一方面迎来了巨大的市场需求,另一方面,投资过程中也出现了大量的资产增值,大大增加了市场投资的积极性。

然而,近年来,中国制造业快速增长的三个主要条件发生了变化:可以直接使用较少的成熟技术,企业必须增加研发成本,建立可持续发展的核心能力;劳动力成本伴随着工业化。这一过程继续改善,国际贸易趋于平衡,城市化带来的增长率也在逐年下降;房地产需求下降,原材料和能源价格下降或稳定,资产增值空间变小,投资力下降。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的产能过程中,PPI的负值为31个月。这轮减产PPI的负值持续了24个月。目前,没有转折趋势。制造业正在向高增长模式告别。 。推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这些条件正在消失,稳定增长将成为常态。投资下降无效将成为制造业的双刃剑

“将牛奶倒入河中”是市场经济弊端的典型案例。在完全市场竞争下,供需之间必然存在不平衡。高速增长下的产能过剩不是中国个别国家的现象。在许多国家的工业化进程中,制造能力将出现不同程度的产能过剩。在国外成熟技术和商业模式的指导下,中国制造业很容易进入快速扩张阶段,一旦制造业达到供需基本平衡,就会出现产能过剩的阶段。

在过去的20年里,它是中国工业20年来发展最快,也是中国资产增值最快的20年。除了市场自身的需求增长外,中国的制造业产能扩张还有三个干扰因素:一是企业竞争规模。为了争夺行业地位,特别是对一些国有企业而言,管理层更重视规模而不是利益;第二是企业套利行为,企业投资不是葡萄酒,“羊毛就是牛”,投资生产能力的目的是获取土地或其他政府资源。在此期间,政府的土地转让是投资增长的强大动力。第三个干扰因素是工业园区的扩张和政府补贴。我们已经看到工业园区正在快速建成。我还看到了投资于政府补贴或资源的无效工厂。这些干扰因素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更低效的生产能力。

从国有企业改革的目标和未来资产增值的空间来看,将减少对未来利益的投资,但无效投资的退出也是一把双刃剑。从短期来看,投资,特别是工业投资,将带来产业链的需求。一些短期资本提取可能会增加产业链的风险。一方面,市场需求将下降,另一方面,资本水平也可能出现。坏账对继续经营的公司不利。然而,从长远来看,低效产能的退出有利于继续经营的公司。一方面,套利投资造成的不合理价格干扰将会减少;另一方面,无效生产能力的退出将有利于提高产业集中度和改善竞争环境,使产业更加健康。

调整要素结构,以适应经济转型2013年,中国服务业占GDP的比重为46.1%,首次超过制造业的44.9%。这是数据显示2012年制造业盈利能力下降后的转折点。与发达国家服务业约70%的平均数据相比,中国的结构调整只是一个开端。

制造业在任何发达国家都起着决定性的作用。 GDP比例的下降并不是为了削弱制造业的重要性。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,制造业将永远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。但是,制造业的要素发生了深刻的变化。相关公司必须调整要素的结构,将劳动力完成的更多流程交给设计师和智能设备,优化流程和解决方案,并从劳动力成本优势转变为工程师成本。凭借智慧优势,从引进技术到建立核心产业体系,以积极的态度迎接经济和制造业的转型。